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中科院心理所同等学力申硕“爆雷”背后:心理学培训的热潮与乱象

  心理咨询有着巨大的社会需求,但与此同时 心理咨询师培训却乱象丛生,教育成了生意

  11月9日,刘薇还没收到中科院心理研究所35800元的课程退费,退的是心理所咨询心理学专业2020级研修班的学费。这实际上是一种在职读研的途径,修完课程后,通过国家统一同等学力考试,再经过核心期刊发表论文、学位论文答辩,就有机会获得硕士学位,这原本也是她的计划。中科院心理所是国内心理学界的金字招牌,又有申硕的吸引力,这是吸引她报名的原因。但10月底,心理所同等学力申硕“通道”突如其来关闭的消息,让她的期许变为泡影。

  10月30日,在心理所继续教育学院与2020级课程研修班学员的沟通见面会上,心理所所长傅小兰说,国科大将于2023年停止举行同等学力国考工作,这意味着,2020级入学的在职研修班学生在眼下至少两年内修完规定课程后,其申请硕士的大门或已关闭。沟通会上,傅小兰还给出了全额退款,争取2021年、2022年参加国考,通过学分互认参加其他高校同等学力国考,转学其他专业技能培训班抵扣学费等一系列解决方案。当天,涌入沟通会线人,线人,也就是说,此次同等学力国考停止波及的范围或达千人。

  同等学力国考是国家统一组织命题的考试,各高校是否开办同等学力申硕的培训项目,进而帮助学生考试报名、申硕,主动权在于高校自身。但中科院的情况比较复杂:其研究生管理归口于中国科学院大学,但像心理所这样的下属研究所又是独立法人,在行政级别上与国科大平级。

  近年来,心理学培训尤其是心理咨询师培训备受社会热捧,各类心理咨询培训机构和项目层出不穷。2017年,国家取消了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考试后,心理咨询师培训乱象愈演愈烈,近三年来,各类心理咨询辅导专业技能培训证书多达百种。

  刘薇有过一段两三年的抑郁经历,在精神科医生、心理医生和心理咨询师的合力帮助下,逐步恢复。想着心理咨询行业人才不饱和,因此有了转行做心理咨询师的打算。10月29日中午,研修班班主任突然在班级群里分享了不能同等学力申硕的“噩耗”。他们的课程学制为两年,但因为在职,可以有4年时间完成课程,最晚5年内完成申硕。而在第二天沟通见面会中,她还得知,其实早在2017年,国科大就有了逐步削减同等学历国考规模的通知。

  傅小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2017年国科大曾召开过一次会议,会议纪要的精神是要逐步削减规模,当时心理所有两位老师参加,但回来后对于这一会商结果没有及时传达。直到今年10月,国科大正式下发通知,从2023年起,停止所有同等学力国考工作,这时所里领导才看到当时会议精神。至于2017年后的招生规模,“我们的认识是不到位的。当时讲虽然削减招生,但是心理学人才培养是非常重要的,需求也非常大,所以我们没有想到国科大会这么严格,就一定要阻止我们,我们觉得做得还是对社会挺有意义的一件事。”因此,“我们顺着市场需求,没有在这方面强加限制,才有了现在这一局面”。

  傅小兰说,中科院心理所办心理学相关课程研修班已有20年,更早几年前,直接叫硕士课程班。但实际上,一直以来,上完这样的课程并不代表着就直接能获得硕士学位,而是要经过同等学力国考、论文答辩等一系列过程。全国各地高校都在开办着不同专业的研修班,研修班开办与否的主动权掌握在高校手中。2013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部门等发文,要求研究生培养单位不得以“研究生”和“硕士、博士学位”等名义举办课程进修班,“这是为了将课程学习和申请学位脱钩”,傅小兰说,近几年,心理所每年报名参加研修班的人数大概有两三千人。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一位教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国科大停止同等学力国考的一个考量,或在于科学院的转型,还是要将重心放在国家科技战略、重大基础前沿问题的研究上,而心理所研修班规模比较大,“涉及到招生和培训”澳门六合免费资大全,偏离“国家队”的使命有些远。

  这样研修班的收费往往不低。以中科院心理所婚姻家庭与亲子教育心理学专业、发展与教育心理学专业等几个课程研修班为例,课程学制为两年,收费均为3万元上下。据中科院心理所一位老师透露,学费走账走的是心理所的账户。

  记者以咨询为由致电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系,该校也开设了应用心理学专业的课程研修班,下设管理与人力心理学和健康与教育心理学两个方向,课程学制两年。其与中科院心理所不同的是,课程结业与否并不作为是否有资格参加国考的先决条件。如果现在报名,最早可以参加2022年5月的国考。人大心理学系一位招生老师对记者说,进修学费38000元,如果涉及到申硕,还要交11000元申硕费,其中包含论文答辩费6500元以及各门课程考试费用4500元,所有费用总计49000元。这位老师还说,“现在是2020级学生补录期间,2021级学生学费会从38000元涨到46000元”。这样的研修班通常分为网络辅导班和线下面授班两种形式。刘薇说,由于自己身在外地,只能选择网络辅导班。但同时可以参加每年寒暑假各一次、为期分别10天左右的线下集中面授,而食宿、交通则需要学员自理。

  研修班的授课质量,也是褒贬不一。在刘薇的认知中,网络课至少应该是互动性的直播课,但她登录授课平台才发现,全部都是沿用几年前录好的视频,没有更新。翻看一门名为《普通心理学》的课程评价,还有“老师声音小,听不清”“视频少了一节”“一直讲故事找不到重点”等此类评价。今年参加了心理所婚姻家庭与亲子教育心理学专业线下面授班的钟瑶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普通心理学》课程中,授课老师表达出一些偏向“女德”色彩的观点,比如说,为了尊重传统,家庭和睦,春节时,女性应先回婆婆家过年,再回娘家。

  虽然研修班和申请学位并不直接挂钩,刘薇说,但她记得,在报名时,负责报名的老师会给她一种上心理所研修班,更权威,考心理所硕士也会更容易些的暗示。记者从多位报考研修班的学员和中科院心理所教师处了解到,每年报班的学员中,最终只能有一两百人最终通过论文答辩、获得硕士学位。这一比例占到每年所有报名学员的5%左右。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在参加同等学力国考前,学员首先还要通过校内组织的英语考试,傅小兰说,往年这一考试的通过率在20%-40%左右。

  刘娜是中科院心理所研修班课程的一位班主任。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她将前来报名的学员分为三类,一种是自身有过抑郁症、焦虑症等人群,希望通过研修班的学习进一步自愈;第二类是希望将心理学知识和自己所从事行业相结合,提升自己所在工作领域的专业度;第三类是出于兴趣,对于心理咨询师的了解也比较浅,认为咨询师就是跟人聊聊天,挣钱比较快,这一类人群占到报名总人数的60%以上。真正有申硕诉求人群占报名总数不超过30%,两年内能将课程完成学员只有25%左右。而且,最终拿到硕士学位的人群里,去从事这一行业的人1%都不到,绝大部分人是为了升职加薪。

  难以找到导师是部分学员最终难圆硕士梦的另一大“拦路虎”。柳勇是几年前报名婚姻家庭与亲子教育心理学专业课程班的一名学员,通过了同等学力国考,考试拿到了满分100分中的85分,却一直没能联系到导师,“非全日制或者不在京的学生不能像在京学生那样为导师效力,根本没法找导师”。他打过电话、发过邮件,找到名录,问了30多个老师,还专程到北京登门拜访,“专业方向匹配的导师联系上了,但对方说学生满了”,“我去教务问,答复说只能自己找导师”。柳勇说,他了解到这样的现象不少,社交媒体上,有差不多10个人私信他表达相同的境遇,他开玩笑说,“自己还想多交钱,但不给我机会”,“人家关了门,我没钥匙”。在他看来,往轻了说,这是制度不合理,重了说,很有可能是学校相关部门借申硕敛财,不管学生能不能拿证。

  傅小兰解释说,学生导师难觅的原因主要在于学生需求和导师研究方向有偏差。比如她自己,“很多同学都来找我联系,但是有些是做心理咨询方向的,我就没有办法去指导。再就是我本人来讲的话,行政事务特别忙,也没有充分精力去指导学员。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所以一般就决定不接收,建议他们找其他老师。”中科院心理所副所长陈雪峰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因为有的学员一点基础都没有,就找导师,导师敢答应吗?通过国考和能做科研是两回事,不能相提并论。这不光是我们心理所的问题,是其他学科、其他学校在同等学力申硕方面都存在的一个共性的问题。”刘娜对自己班上学员建议,多找一些等级不是很高的副研究员,“他们的科研任务没有那么忙”。

  傅小兰说,因为心理所就剩明后两年机会,因此想方设法争取让更多学员有机会参加国考,而且“已有多所院校同意帮助研修班的学员,这意味着2023年及之后,这些学员们还有机会参加国考和申硕。”人大心理系招生老师说,每年心理系研修班招200名学生,最终能拿到硕士学位证书的占到一半左右。

  2017年,一直由人社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颁布的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证书被取消,这意味着由政府主导的心理咨询准入机制暂时退出历史舞台。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咨询师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林春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取消的背景是政府简政放权,减少职业资格认证,对一些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职业取消资格考试。但此后,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心理咨询专业技能培训证书走到台前。

  记者致电一家名为京师博仁的心理人才培训机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参加其机构的培训就能获得中科院心理所颁发的《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合格证书》。他们的课程分为两种,一种是基础的考证班,另一种是两年制的成熟心理咨询师体系课程,前者又分为附带观摩的体验班和掌握实操技能的面授班,囊括催眠沙盘、萨提亚家庭治疗等方法,课程价格分别为3380元和5680元,学习完后就可以参加每年5月和11月中科院心理所举办的300道单选、多选题组成的合格证书考试,而两年制的成熟心理咨询师体系课程价值4万多元,还包含实习接线、预咨询、实战等模块,学完后就可以成为“独立接个案的成熟心理咨询师”。

  林春解释说,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证书取消后,为满足社会对于心理学学习的巨大需求,以当初设计这一考试的国家心理咨询专家委员会为班底,中科院心理所牵头,在国家考试培训方案上做了一些改进,设计出了《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合格证书》,作为一个临时过渡性举措,在学员今后应聘或从事心理相关志愿服务时,给用人方提供一定的参考。但本质上,这是一个入门级的培训,“普及心理健康知识,不是培养心理咨询师”。原国家心理咨询专家委员会由中科院心理所、中国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中国社会心理学会的专家组成,称为中国心理学界的“三会一所”,是4支国家队。其中,中国心理学会是一个中国最早的心理学学术组织,挂靠在中科院心理所。

  据了解,每年参加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考试的总人数在3万人左右。中科院心理所为避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便将培训业务交予一些经考察合格的社会机构。目前,与心理所合作的对接机构有300多家,为了保证培训质量,心理所要求,培训机构的收费不能低于3000元,心理所对每个学员收300元的技术服务费与考试费,通过考试的另加60元的证书费。目前,还有1000多家社会机构在排队申请和心理所合作,心理所还会再审批一批,明年就不再增加,要控制规模,对于违规宣传,培训质量差,学员投诉多的机构,会动态调整,取消对接资格。“有机构瞎宣传,说心理所发的证书是职业资格证书,拿到证书就能就业,月薪10万等,还有机构会胡乱承诺,招收一些不符合条件的学员,“很多初中、高中学历的人被忽悠来了”,导致无法报名考试。

  在另一家名为一步教育的心理咨询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说,现在机构组织学员力争的是由中国心理学会标准与研究服务委员会负责组织统考颁发的《心理咨询专业技能证书》,这是心理行业唯一认可的心理咨询技能证书。每年有四次考试,有专业知识和带有情景设置的实操技能两项考试,都是选择题形式,两科满分都是100分,60分过关。除了最基础的价值4980元“一考一证”的无忧通关班,一步还提供“一考三证”、优惠后价值7980元的“就业保障班”,除了拿《心理咨询专业技能证书》,学员能同时收获《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高级婚姻情感咨询师》证书,最顶级的还有“创业定制班”,除了包括前两个班的内容,还能获得员工心理援助(EAP)咨询师的证书,课程价值12980元。该工作人员还说,利用三个月时间拿到《心理咨询专业技能证书》就可以从事心理相关行业,现在是政策宽松期,对心理、医学相关专业才可以直接报考的限制取消,等将来过了政策宽松期,再报名的学员就需要加考5000字论文答辩和现场实操,难度加大。

  一名不愿具名的心理行业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中国心理学会标准与研究服务委员会是学会下设的二级机构,不是独立法人,没有公章,不能发证书。现在所谓《心理咨询专业技能证书》所盖的公章实际上是更早些前中国科协对协会管理不规范的产物,当时的二级组织都有自己的公章,现在公章已经收回。技能证书所盖的公章实际上是“以前的章套印”,心理学会内部的人和培训机构在里应外合发证,这实际上是“伪证”。

  国家认证退出,心理培训市场缺乏明确授权监管,失去规范的市场很容易乱象丛生。对此,林春说,今年9月,在政府部门支持下,“三会一所”联合启动了“心理咨询师职业水平评价规范研制”项目。明年夏天,这一规范会出台,依据这一规范,有可能在未来两年内开展全国心理咨询师职业水平评价联合考试,颁发“三会一所”证书,但从远期来看,心理咨询师依然很大程度会重归国家层面主导的准入管理。

  从2002年到2017年,15年间,中国共有150万人获得了国家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证书。但林春说,大约80%的人都会拿到证书后,会将其放到箱子里,“这一页就翻过去了”,20%的人真心喜欢心理学,会不断学习、成长,只有很小一部分人会成为能胜任的专职心理咨询师。前述不愿具名的心理行业从业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原来二、三级心理咨询师职业标准设计的本意是好的,分别有500个学时、900个学时的学习时长,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比较乱,“有的机构组织学员刷题,有的地方改卷混乱,考试不过的话,2020年度十大智能照明品牌奖闪耀羊城!!到时候就掏钱,把分数改一改”。

  林春指出,即便通过了各种资格认证,离成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咨询师还差很远,“就好比医学生毕业,还要规培、实习等”,成为一名合格心理咨询师大约要7年至10年。现在真正能胜任的心理咨询师缺口巨大。一方面,临床心理学和咨询心理学学历教育严重滞后,每年通过学院培养的可以做心理咨询师的学生非常少,这些学生毕业了以后,也不一定做心理咨询师。另一方面,在社会需求巨大的背景下,只能通过社会化考试填补空白,经过专业认证注册,从事这一行业。

  李然大学学的是心理学专业,毕业后一直从事心理学相关行业,在一些机构做过记录员,但一直没能做独立的心理咨询师。在她看来,这一行业需要很强的自身素质,“需要有一个很大的能量场,才有能力去接纳他人的负面情绪。”刘薇认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依据她的亲身经历,“心理咨询师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神奇,可以看穿一个人,他更多是听你讲,再会从家人朋友之外的一个维度,来分析你的思路和观点,更多是一种指导、引导,走出人生阴霾最终还是要靠自己”。